详情
可可以说曼陀罗绘画与心理分析理论水乳交融2

  随着曼陀罗绘画的深人,集体无意识的原型逐渐呈现在画面之中,比如《四位一体》中出现的阿尼玛、智慧老人、阴影、自性等。通过这些意象,荣格能够深入自已心灵的深处并理解它们所象征的意义。同时,集体无意识中自性原型也被曼陀罗绘画所激活,逐渐发挥它整合对立的功能。荣格的人格结构已经基本稳固,对出现的幻象能够控制住。

  初始阶段,在《万物体系》中所绘画的内容主要是低等的动物,在象征层面,它们涉及个体无意识的本能冲动。荣格正是通过为万物定位来强自我的控制力,从而获得对无意识本能的制约。可以说,这时候无意识所涉及的深度比较浅,处理的仅是个体无意识层面。

  绘制曼陀罗这段经历不仅治愈了荣格,更让他理解到集体无意识的存在,并把曼陀罗作为自性原型的重要象征,从而开创了心理分析的自性理论。在该理论中:自性与曼陀罗为本质与现象、原型与象征的关系,二者密不可分。荣格的自性理论成为心理分析最为重要且最有特色的部分,并为西方心理学与东方文化的沟通建立了重要的桥梁。

  其次自性理论成为划分后荣格学派的重要依据。塞缪斯在其《荣格学者与后荣格学者》一书中,把后荣格学者对自性、原型、人格发展所强调的不同程度,分成了经典学派、原型学派和发展学派。其中,经典学派最重视自性。可见,自性在荣格心理学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

  首先,曼陀罗—自性理论成为心理分析基本特色。心理学家斯坦因在《荣格心灵地图》中指出:“自性不仅是荣格理论中最基本的特色,同时也是巅峰之作。因此,我们需要准备工作,才能完全掌握它的意义与重要性。”荣格逝世后,即使有其他心理分析理论家对荣格的理论做了较大的发展和改变。但是,很少有心理分析家愿意去改变荣格的自性理论。

  总之,心理分析理论的核心部分源自曼陀罗绘画技术,可可以说曼陀罗绘画与心理分析理论水乳交融,密不可分。同时,曼陀罗绘画使荣格心理分析在心理学中具有极其鲜明的特色。

  在绘画的后期,通过《永恒之窗》,荣格认识到个体心灵的核心并非自我而是自性。认同自性,认清楚本来面目,听从内在的安排,使荣格获得了治愈。同时,自性的整合功能不仅体现在对内心世界的秩序上,更体现在心灵与现实的统一。于是,通过《黄金城堡》,荣格获得对“共时性”的理解。

  最后,自性理论成为沙盘游戏治疗的理论基石。沙盘游戏(sandplay)的创始人卡尔夫在其开山之作《沙盘游戏》中写道:“只有当人们可以成功地显现自性之后,自我才可能因此得到完全的发展……我通常会在治疗的过程中,让孩童的自性有机会彰显出来。在这当中我会尝试着透过移情起作用来保护孩子的自性,并稳定它与自我的关系。”卡尔夫指出,在咨询师所营造的自由与受保护的气氛(足够好的母亲)中,通过来访者与咨询师的移情而激发来访者的自性。借助移情而彰显自性,从而获得整合心灵的治疗效果。

  从这五幅具有代表性的曼陀罗作品及后来荣格对自己的分析,我们可以看出曼陀罗绘画所带来的心理转化过程。